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永恒高塔 > 第五十九章:庇护所
最快更新永恒高塔 !

    “嗯?”罗恩微微一愣,不知道巴卡尔是什么意思。

     没有在意罗恩的疑惑,巴卡尔扯了扯嘴,自顾的说。

     “大概还有三分钟的时间吧,我能感觉到熔岩的力量在离我而去...没想到我会死在这里,真是...”

     他摇了摇头,椭圆形的瞳孔正在慢慢扩张,似乎有意变成人类的眼睛摸样。

     而巴卡尔浑身血红色的皮肤此时也慢慢变成灰白色,就好像烧完的灰烬一般。

     看到巴卡尔的变化,罗恩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虽然他没有特殊能力,但此时也仿佛可以感受到一个旺盛的生命在他手中慢慢流逝。

     “算了...”不知道想些什么的巴卡尔抬起头,看着搀扶他的罗恩,灰白色的面孔露出一个笑容。“罗恩,我的朋友,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但是我有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

     “你说。”罗恩声音低沉道。“如果我能办得到的话。”

     “我希望我死后你能将我的心脏交给我的哥哥,托尼.法斯宾德。告诉他,我曾经试着追寻过你的脚步,但是这条路荆棘缠绕困难重重,我还没踏出去就跌倒了。”

     巴卡尔声音非常平静,但罗恩却隐约从他眼底看到一种强烈的不甘。

     “好的,我答应你。”他点点头。

     “嗯,谢了。”

     巴卡尔转过头,看向旁边趴在腐叶上的拉斯特。

     拉斯特现在还处在昏迷状态,但蛇类的强悍生命力让他依然偶尔的抽动着,背上伤口现在已经止住血了,不知道什么就醒过来。

     顿了顿,巴卡尔轻轻按了按自己完全凹陷下去的胸甲,在罗恩的帮助下坐起来。

     “你能听我说说话么?”巴卡尔抓起一把腐叶,静静揉捏着,他眼中的瞳孔越来越大,橙黄的瞳色也渐渐变成了普通的褐色。

     “好。”罗恩再次点了点头,但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呵呵。”巴卡尔努力扯出一个微笑。“我出生在一个伟大的家族了,一个叫做法斯宾德的家族......”

     坐在旁边的罗恩静静的听着巴卡尔讲的琐事,两人就像是普通朋友的闲聊一样,坐在这片有些阴暗的针叶林中,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腐叶苦味,在远处不时还能听到一些小动物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巴卡尔说的大多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但也有一些其他方面的东西,甚至包括贝斯特帝国的一些隐秘事件。

     而随着巴卡尔的叙诉,罗恩在脑中也渐渐勾勒起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个大概轮廓。

     是比曾经格兰特告诉他的更加清晰明确。

     短短的时间里,罗恩感觉过的无比漫长,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死亡时的漆黑空间里,一些的事物都变得缓慢到可以摸到痕迹。

     “......最后我把那个叫阿菲尔的小子的脑袋狠狠捏碎,你猜不出他在我手掌底下时还‘妈妈、妈妈’的叫,真是太可笑了,一个杀过几百人的士兵在死前居然会是这样的懦弱,真是...太让我想笑了。”

     咧了咧嘴,巴卡尔缓缓抬起头,透过繁茂树枝的层层间隙,他褐色的瞳孔中倒映着湛蓝色的天空以及那白色的厚实云层

     几只栗色的松鼠似得生物快速从树枝间跳跃掠过。

     ‘咔...’

     一个细微的声响从巴卡尔的身体中传出。

     接着他已经全是灰白色的皮肤开始快速干裂,就好像风干的雕塑一样。

     通过巴卡尔刚才的诉说,罗恩知道,这是一个有着熔岩恶魔血脉的混血异类死亡时的特有现象。

     干裂的皮肤变成灰白色的粉末透过盔甲缝隙渐渐流到土地里。

     罗恩坐在原地,目光平静的看着巴卡尔的身形慢慢消失,一股火焰烧完的烟熏味从巴卡尔的残骸上散发出来。

     良久,他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已经变成一副空壳的盔甲旁。

     伸出手,在灰白色的粉末中摸索了下,不一会儿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的圆形石块被他从盔甲中掏了出来。

     石块上面布满了一道道漆黑的裂痕,拿在还有种温热的感觉。

     摩擦着手中的石块,看了眼地上的盔甲后,罗恩走到还在昏迷中的拉斯特跟前,将其抗在肩膀上,头也不回的离开快步这里。

     巴卡尔的实力通过这几天他也有所了解,如果不动用天赋能力也几乎快要达到了见习骑士的程度。

     但这种实力下,居然一个回合就被人打成这样,最后也没有逃过死亡的命运。

     从这可以看出那被罗恩偷袭的人,实力是多么的恐怖,还有那变态的不死特性。

     在罗恩眼中,那个家伙甚至是他所见过的最强的存在。

     纵然因为这里是菲斯特区域,他确信那些莱恩士兵不会追来,但谁又知道会不会出现意外。

     而且,罗恩有种感觉,那种程度的强者,在菲斯特防线中也绝对是少数。

     这次莱恩帝国的先遣部队分散,或许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原本三人小队,死了一个,重伤一个,其中还是有着身份大背景的巴卡尔。

     但,不管先遣部队有什么秘密,罗恩此时最先要做的是将他所见到的情况,及时汇报给斯卡骑士。

     针叶林距离菲斯特防线的距离并不远,而且每隔一段距离都有着士兵驻扎把守。

     如果骑马的话,大概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就可以抵达。

     跑出针叶林的范围,罗恩向一处驻扎的士兵要了匹快马,将拉斯特用绳子固定在马后,便直接朝着防线赶去。

     骑在马背上,两侧的景物飞速后退。

     感受着腰间那块已经变得冰冷异常的黑色石块,罗恩心中出奇的宁静。

     巴卡尔死了。

     这是他第一次坐在旁边观看一个人的死亡,没有撕心裂肺的喊叫,没有痛苦的**,也没有任何的后悔,只有对这个世界的留恋不舍和平静。

     罗恩不知道巴卡尔跟他说的那些话的时候,心底在想些什么,但从巴卡尔最后的时间里,他隐约感受到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

     而这些东西,也让他更加坚定自己的步伐。

     这个世界,终究不是一个普通平凡的世界。

     。。。。。。

     两个半小时后。

     菲斯特防线,一个宽敞的房间中。

     坐在高背椅上的斯卡骑士,眉头微蹙的看着对面的罗恩。

     他庞大的身影几乎将罗恩都笼罩在阴影中。

     良久,斯卡骑士才开口道。

     “你是说真的?那个攻击你们的人,是一名有着近乎纯种血腥巨人的混血异类?”

     “是的,斯卡大人。”罗恩低声道。“而且,我的同伴巴卡尔已经在牺牲了。”

     “巴卡尔?”好像想到了什么,斯卡骑士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低下头看着罗恩严肃道。“那个有着熔岩恶魔血脉的小鬼?”

     “是的,大人。”顿了顿,罗恩从腰间拿出那个黑色的圆形石块,递到斯卡骑士手中。“这是巴卡尔的遗物。”

     接过递来的黑色石块,斯卡骑士摸了上面粗糙的裂痕,隐隐还能嗅到一股火焰烧完的烟味。

     良久,他脸色变得阴沉无比。

     “该死的法斯宾德家族,该死的熔岩恶魔,托尼...”

     忽然,斯卡骑士注意到旁边还站立着的罗恩,挥了挥手道。

     “好了,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的考验已经通过,现在离开这里吧。”

     对于斯卡的命令,罗恩却没有动,他稍退一步,然后神色平静的弯腰行礼道。

     “大人,如果您认识托尼.法斯宾德,请转告他,巴卡尔在最后的时间里,有句话想要对他说:我曾经试着追寻过你的脚步,但是这条路荆棘缠绕困难重重,我还没踏出去就跌倒了。”

     “......”

     斯卡沉默,好一会儿,他将巴卡尔的石块放在自己腰间,上下打量了下罗恩。

     “新兵,告诉我你的名字。”

     “罗恩.费尔顿,大人。”罗恩恭敬道。

     “好的,罗恩。”斯卡骑士点了点头。“我会转告这句话的,现在出去吧。”

     “是,大人。”

     再次行了一礼,罗恩退出房间。

     看着罗恩离开的背影,斯卡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神色凝重的看着窗外。

     “如果没猜错的话,有着近乎纯种血腥巨人的混血异类,也只有伊萨克那个家伙了...不过,没想到他居然杀了托尼.法斯宾德的弟弟,而且还是在菲斯特区域...这两个家伙...”

     一时间,就连他都感觉异常头痛。

     思索良久,他重重的拍了拍手,很快,一名骑士打扮的人快步走进房间。

     “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备马,我要出去一趟。”

     。。。。。。

     另一边。

     罗恩没有去看望还在昏迷的拉斯特,而是直接回到自己的石屋中。

     褪去身上沉重的盔甲,简单吃了些食物后,他便来到训练室,开始磨练自己的力量。

     沉重的双手剑,一遍遍的挥舞着,发出呼啸的声音。

     直到感觉肌肉有些酸痛疲惫后,他才停下来。

     拿出一条白色的毛巾,擦干脸上的汗水,罗恩目光沉静的看着手中的剑刃。

     通过巴卡尔最后的谈话,他知道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

     比如,关于这个神秘的世界里除了普通人和异类共同建立的诸多国度外,还存在着许多未知的恐怖区域。

     这些类似生命禁区的区域,范围极广,有的区域甚至如天然的隔绝壁垒一样,将许多国家隔绝起来,形成一个单独的可供生存的地方。

     传说中,只有神秘的巫师,才敢踏足那里。

     而在古代里,这些可供生存的地方,被称为‘庇护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