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永恒高塔 > 第七十七章:意外
最快更新永恒高塔 !

    “好的,您坐稳了。”

     马夫说完,一扯缰绳,马车转了个弯朝着北边的街道快速行驶过去。

     马车行驶在石板铺成的街道上,很平稳,没有任何颠簸。

     感受着前面吹来的微风,高大的尖顶建筑阴影不时掠过他的脸庞,有种忽明忽暗的感觉。

     不知道是从哪家糕点店,空气中传来淡淡的淡奶油香味,闻起来非常舒服。

     坐在敞篷马车上的罗恩,平静的打量着街道两边的店铺和出入的行人。

     索罗斯城不愧是贝斯特最为繁华的几大城市之一。

     单是从这些行人的穿着打扮上,就比他所去的每一个地方都要干净整洁许多。

     要知道,他呆的最久的奥拉领地,那里只要稍微雨下的大一些,地面就变成了一滩烂泥,偶尔还混合着马匹等牲畜的排泄物,简直糟糕透了。

     即使领地内尊贵的见习骑士们,身上也经常是灰扑扑的感觉,更不用说他们这些做扈从的了。

     说起来,贝斯特帝国的整体建筑风格有些偏向前世的哥特式建筑的尖顶设计,但要圆润许多。

     迄今为止,他见过的无论是菲斯特防线,还是只呆了一会儿的黑石城,亦或者是现在的索罗斯城都有着淡淡的灰色调的肃穆感。

     或许是受这种建筑风格影响,大多数的贝斯特人,行为处事上也都有略显严苛、一丝不苟。

     费塔林街位于北城区的偏东部,和霍克街差不多,同样属于比较热闹的商业街。

     马车的速度很快,两侧的景物飞掠在他眼前,在行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后。

     马车终于在一张标有奥尔凡德招牌的酒馆前停下。

     酒馆的生意看起来不错,门口不时进进出出穿着各异的人。

     付了钱,目送着马车消失在街角后,罗恩从腰间摸出那张金色卡片,再次识别下地址,接着便大步的走进去。

     推开酒馆的大门,视线一下子变得昏暗起来,耳边也是吵杂的音乐和大声说话的声音。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浓郁的酒味。

     在距离门口的位置,罗恩看到两名穿着灰白色布衣的男人正弯腰大吐着,一股胃酸夹杂着酒味让他皱了皱眉。

     目光扫过整个酒馆内部,随后,罗恩直接朝着酒馆的吧台走去。

     吧台后面,一名穿着黑色礼服的强壮男人正在将一杯金黄色的麦酒递到一个穿着异常暴露的女人手中。

     看到罗恩径直走过来,那男人收起吧台上的金币,露出一丝微笑,亲切道。

     “这位先生,请问你要喝点什么?”

     “我不喝酒。”罗恩摇了摇头。“我是来找一个名叫斯拉格的人。”

     “斯拉格大人...”男人收起微笑。“你有信物么?”

     “是这个?”罗恩将手中的金色卡片放到吧台上。

     “是的。”

     看到卡片,那男人拿出一个放大镜似得东西扫了扫,原本金色的卡片隐隐浮现出一个黑色蜘蛛似得痕迹,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您的信物没有问题。”男人的语气变得恭敬起来,他收起卡片。“那请您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叫人带您过去。”

     “好的,麻烦了。”罗恩点点头。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男人得体道。

     说着,他直接转过身,推开吧台的一个隐蔽木门钻了进去。

     看着木门关上,罗恩看扫了眼酒馆的吵杂环境,随后拉过一个椅子,直接坐在吧台前静静等待。

     或许是坐的位置有些靠前,一名穿着红色皮质短裙白色上衣的年轻女人醉醺醺的朝他走过来。

     女人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一头火红色的头发,面容普通,但身材发育的非常夸张。

     此时脸颊通红,靠在吧台前,朝着罗恩直接道。

     “嗨伙计,再给我一杯黑葡萄酒...”

     她充满酒味的口气直接喷了罗恩一脸,让他微微皱眉。

     “对不起,你找错人了,我不是这个酒馆的人。”

     “找错人了?”女人努力眨了眨泛着血丝的眼睛,似乎看清罗恩的样子,她陡然露出一丝妖娆的笑容。“找错了么?我觉得我没找错啊?”

     女人扯了扯自己白色上衣的衣领,露出里面大片的雪白皮肤,将身体慢慢靠近罗恩。

     “这位先生,看起来您是一个人吧,有没有兴趣和我喝一杯?价钱好说。”

     听到这个女人的话,罗恩立刻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他不动声色的侧了侧身子,指了指远处一名穿着贵族服饰的金发男子。

     “如果你想找生意,我想那个应该更适合你。”

     “不不不,先生,我想您误会了。”女人舔了舔嘴唇,眼睛微微眯起,声音缓缓道。“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难道...您觉得我不够漂亮么?”

     而随着她说出这句话,罗恩猛地感觉耳边吵杂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朦胧许多,视线不自觉的定格在这女人的脸上。

     他发现这原本只是普通长相的女人,此时居然给他一种异常清纯漂亮的感觉。

     那女人看着罗恩变得有些呆滞的神色,潮红的脸部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而且...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无上的欢愉,这只需要...两百个金币。”

     舒缓的话语如同一根柔软的羽毛骚动他的心脏,虽然罗恩本能的感觉不对劲,但不知怎么的就是有种莫名的掏钱冲动。

     不过,就在他从腰间把钱袋取出来的时候...

     ‘嘶...’

     大脑好像猛地伸进了一根尖刺,强烈刺痛的感让他视线陡然一花。

     那带着清纯漂亮的女人脸孔,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变成一张皮肤苍白的熟悉女人。

     女人穿着黑色长裙,苍白的脸上,那对漆黑的瞳孔死死的盯着他,一动不动。

     “这是...”

     看着这熟悉的场景,罗恩神色茫然的转向四周,放眼望去全是猩红色的杂草,一阵阵咸腥的风不停的吹拂着他的脸颊。

     ‘啪!’

     脑袋又是一阵刺痛,再次回过神来时候,他依然坐在酒馆的吧台前。

     但是,这一次酒馆内吵杂的声音全部消失,酒馆内所有人都带着惊恐的目光看着他,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而罗恩也感觉自己身上有着淡淡的粘腻感,还伴随着一股淡淡的腥味。

     他微微低头,随即,脸色陡然一凝。

     在他的前面,之前那个年轻女人此时全身布满一道道细密的红色伤口,甚至是脸部,都没有一点完好的皮肤。

     大量的鲜血好像不要钱似得洒了一地,腥臭味混合着酒味有些强烈的恶心感。

     不过,这女人在这种程度下居然还没有完全死去,她微微张开的嘴巴不停的吐出血沫,大睁着眼睛带着恐惧的神色不停慢慢后退着,似乎想要远离罗恩。

     “这是我做的?”

     罗恩有些发愣,不可思议的看着女人的惨烈摸样,接着他发现自己手中的十字剑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拔出来了,银色的剑刃正滴落着点点血迹。

     “天呐!杀人啦!!?”

     酒馆内,一直观望的众人不知道谁先反应过来,发出一声尖叫。

     接着,所有人顿时朝着酒馆的出口跑去,不一会儿整个酒馆便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罗恩还有那没有死去的女人。

     没有在意跑出酒馆的众人,此刻罗恩惊异的发现,那女人原本正常的眼睛此刻渐渐变成了淡红色,身上细密的伤口也在慢慢的复原中。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结合之前这女人的怪异表现,罗恩立刻回想起一个他所见过的混血异类。

     “你有妖妇血统?”他脸色一沉,直接扯着女人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他刚才有种感觉,这女人的某种能力似乎将什么东西带到他脑袋里,以至于触动厄运物品,将他带到那个猩红草原。

     不过,这个女人精神似乎崩溃了,对于罗恩的质问只是全身发抖的喃喃着说些没用的话。

     “不...不要过来...我错了...我...不要杀我...对不起...对...”

     而到最后,那女人干脆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该死...”

     目光扫向空荡荡的酒馆,罗恩伸出手摸向脖子下面,随即他清晰的感觉那干枯手臂更加丰满了一些。

     “又变了?”

     这手臂,自从他得到后便一直慢慢变化,但今天这是第一次速度这么快,还有脑袋里多出的什么东西。

     罗恩脸色有些古怪的看着手中昏迷过去的女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疑惑间,吧台一侧的隐蔽木门忽然打开,那个之前离开的男人从门里走出来。

     只是,当他看到空无一人的酒馆以及那一地的鲜血时,男人神色一愣,随即惊呼起来。

     “天呐,这里发生了什么?”

     他目光转向拿着十字剑的罗恩,惊恐道。

     “先生,您...”

     没有等他说完,罗恩直接打断他的话,将腰间的钱袋全部丢到吧台上,随后把那女人扛到肩膀上,平静道。

     “你的损失我会负责,现在我可以见斯拉格先生了么?”

     “当...当然。”男人不自觉的点点头,随即他指了指罗恩肩膀上的女人“可是,您是打算要带这个女人一起去么?”

     “没错,有问题?”罗恩皱眉问。

     既然厄运物品的变化是因为这个女人有关,那么他也没必要将这女人放走。

     “这可能有些麻烦。”男人为难道。“您的信物只能代表一个人,如果您想要将这个女人一起带进去的话,这不符合规矩。”

     罗恩之前从伊恩嘴里知道一些关于斯拉格这个人的信息,好像以前也属于城卫队,但在之后他所查的资料显示,斯拉格现在好像作为鉴定师为某个庞大的组织效力,而这个组织似乎连城卫队都没有具体的资料,只知道非常强势。

     平常人想要见一面斯拉格,没有特殊身份或者是代价是根本不可能的。

     “规矩是么?”

     听到男人的话,罗恩看了眼肩膀上的女人。

     想了想,他将这女人‘砰’的一声丢到吧台上。

     “那这个女人我就先寄放到这,等下出来我会接走,不要让她跑了,没问题吧?”

     “这个当然可以。”男人点点头,接着他从吧台下面取出一个绳子,熟练的将吧台上的女人捆好。

     做完这些,男人示意了下吧台一侧的那个木门道。

     “您往里面走,就会有人接应的,斯拉格大人就在里面等着您。”

     “嗯,我知道了。”罗恩点头,看了眼被捆的结实的女人,随后绕过吧台,直接钻进那个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