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永恒高塔 > 第九十一章:安达斯禁森2
最快更新永恒高塔 !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人穿过细长的走廊,很快便来到一间白色的房门前。【ㄨ】

     推开门,里面是一个类似实验室的硕大房间。

     三个巨大的铁架上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材料,以及一些试验常用的工器具。

     在房间的中央摆放着一个圆形的巨大石台。

     此时,罗恩****着上半身安静的躺在石台上。

     石台的两边,两名一摸一样的小矮人正将一些褐色的膏药均匀的涂抹在他的身上。

     当老人进来时,两个小矮人刚好完全涂抹完毕。

     看着上半身布满膏药的罗恩,老人挥了挥手,朝着那两个小矮人道。

     “下去吧。”

     “是,主人。”

     两个小矮人恭敬的行了一礼,便离开这间实验室。

     老人慢慢走到实验台上,伸出干枯的手轻轻抚摸罗恩硬朗的肌肉线条。

     凡是他抚摸过的地方,皮肤上都缓缓亮起半透明的白色痕迹,不一会儿罗恩的大部分身体都亮起了这种白痕。

     看着罗恩身上的大量白痕,老人收回手,从实验台下面扯出一掉白色的丝巾擦干手上的膏药,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身体大部分被污染侵蚀,要不是身体素质过高,恐怕早就死了,不过,这种污染,魔化生物肉块还是其次,污染能力主要的还是在这里.”

     喃喃自语间,老人将视线转到罗恩脖子下方的位置时。

     虽然他看不到魔女之血的具体形态,但透过白色的瞳孔,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在那里,正散发着一圈圈殷红色的烟雾。

     这些烟雾如同活物般深深的扎在罗恩身体的每个角落,似乎正往里面慢慢输送着未知的东西。

     “居然可以将幻灭虫卵全部吞噬掉,那么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吧。”

     微眯起眼睛,老人从旁边的工具架上拿出一根装有蓝色液体的试管,拔掉瓶塞,将里面的蓝色液体小心翼翼的倒在罗恩脖子下面的位置上。

     ‘哧.’

     仿佛烙铁贴在皮肤上一样,罗恩脖子下面的位置顿时冒出大量的白色烟雾。

     原本平静躺在石台上的罗恩,脸色陡然变得惨白,浑身的肌肉不自觉的紧绷起来,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他整个胸膛开始变成淡淡的幽蓝色,皮肤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淡,最后几乎可以看到里面的血管和肌肉,最里面,一颗红色的心脏快速的鼓动着,将血液输送到身体各处。

     待到试管中的液体完全倾泻完毕,老人神色平静的收起试管,伸出手指在罗恩的胸膛上猛地一按。

     ‘咔!’

     淡蓝色的皮肤陡然碎裂开,红白色的肌肉顿时暴露在空气中。

     冷汗布满罗恩的整个脸庞,他牙齿紧咬,眼皮疯狂跳动着似乎随时醒来。

     没有在意罗恩的异常反应,老人立刻从抓起一把白色的粉末洒在裸露出来的肌肉上。

     顿时,在这些肌肉中,密密麻麻的细长红线缓缓浮现。

     这些红线好像有着自我意识,当被老人看到时,顿时活跃起来,使劲朝着肌肉的缝隙中钻着。

     “哦?难道不是常规的能量污染,还有别的东西?”

     看到这些细线的样子,老人皱了皱眉,他伸出手指快速的捏住一根外面的红线,轻轻一扯。

     “啊!!!”

     一个凄厉的女人惨嚎骤然出现在他的耳边,同时脑中还伴随着强烈的眩晕感觉。

     不过,这种眩晕感却让老人微微一笑。

     “有意思,这种现象我好像曾经在某个地方见过一次,对了,这不是污染,好像是同化。”

     松掉捏住红线的手,老人白色的瞳孔中隐隐亮起一个黑色的怪异图案。

     图案的样子似乎是一个倒立着的三角形,在中间的位置则是一只静止的黑色乌鸦。

     乌鸦随着他的眼球转动,缓缓煽动翅膀。

     老人的视野也在快速变化着,所有的事物都变成了一片黑白两色,犹如单纯的简笔漫画。

     而石台上的罗恩,更是完全暴露在老人这种奇怪的视野中。

     “全身百分之七十都布满了这种细线,不过,这种同化似乎并非单纯肉体上的同化,还包括精神记忆上的?我居然会在凡人的城市里碰到这种东西,真好奇这小子之前遇到了什么?”

     在老人的视野中,所有的细线都深扎在罗恩的身体中,而细线的源头就是他脖子下面的位置。

     “已经接近深度同化了,如果贸然的剥离恐怕会丧失活性,不过,我或许可以试着将源头干扰一下.”

     顿了顿,老人瞳孔中的乌鸦慢慢隐形去,接着老人干瘦的手掌陡然生长一根根细长的黑色羽毛。

     羽毛快速将老人的手掌完全覆盖,不一会儿,他的手便变成了一只泛着金属光泽的黑色鸟爪。

     “现在,就让我看看,你的脑袋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吧!”

     说话间,老人猛地将鸟爪抓向罗恩的脑袋.

     ..

     一望无际的猩红草原中,罗恩神色凝重的慢慢行走着。

     腥咸的风吹拂着他的脸颊,非常的不舒服。

     “又回来了?”他停下脚步扫向四周,接着蹲下身拔掉一根细长的红色野草。

     手中的触感有种异常真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