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娇妻二十四 > 086,绑在第五张椅子上
最快更新闪婚娇妻二十四 !

    他一走进去,就看到了面向大厅出口的一张椅子上,白子卿被捆绑在上面,口上贴了胶布。

     但这还不是让他最吃惊的,他最吃惊的是,被绑在椅子上的还有三人,一人是有名的国际非官方组织,“鹰情报中介”的华夏区联系人。

     “鹰情报中介”,是个国际调查人联盟组织齐名的五大国际非官方组织之一,国际黑市最有名的情报中介,这个情报喊出的口号是:“只要上帝知道的东西,我们都知道,就看你出不出的起价钱。”

     据说,它最早是二战时的一个盟国记者联盟。

     二战时,这些记者中的一个人认为,这世界上最值钱的东西就是情报,特别是在战争时期,军事情报尤为重要,谁预先获得了对方的情报,就可以在战争中获得胜利。

     为了本国最终在战争中取得胜利,这个记者他虽然并不是专门的特工或者间谍,却利用他的职业和人脉为盟军最后的胜利搜罗了很有价值的军事情报。

     等二战结束后,这个记者联盟还存在,为首的两人在战后因为受伤,失去了经济来源,不得不为了金钱,贩卖自己手中的情报。

     到了后来,一发不可收拾,他们开始为了金钱收集各种情报,贩卖给需要的人,这个中介的成员也变的复杂起来,有各国的特工或者专业人士为了从这个中介获取情报,也逐渐开始与这个中介开始打交道。

     后来,由于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各国的许多间谍也失业了,这些专业人士的加入,更加为这个情报组织的扩大带来了契机。

     当年的老人们逐渐死去之后,新的一辈上台后,他们不但将收集到的情报贩卖出去,换成金钱,同样也用金钱收集更多的情报,各行各业的人知道这个中介后,有时也将自己手中掌握的情报卖给这个中介组织获取金钱。

     最早,这个中介组织只为行内人所知,但自从上个世纪末,互联网开始改变这个世界后,这个组织才开始为许多非行内人所知,也开始向华夏这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渗透,贩卖的情报类型也越来越丰富,已经不限于政治军事商业情报,还有许多民用情报。

     许多民用情报的提供者,其实并不高大上,他可能只是普通的上班族,老师学生,警察公务员,甚至更多的是罪犯,地痞等等

     当然,收集上来的情报,并不全都是确切的,甚至还有假情报,因为对情报的准确度定性不同,不同的情报价格也是一样的。

     顾惜朝之所以看到这个“鹰情报中介”的华夏区的联系人如此吃惊,是因为调查人组织联盟在接到委托时,也常常通过这个国际黑市中介获取有用的情报。

     而最近,他刚好向“鹰情报中介”购买过情报,就是关于“暗箭”猎手组织的。

     他购买的情报是,“暗箭”猎手组织此次发布的针对叶红鱼的箭标,参与狩猎的猎人的人数。

     第三个被绑在椅子上的人,说起来,也算是熟人,正是那位今天才从S市警局走出来的与叶红鱼也认识的fbi弗兰克,他原本以为弗兰克会和他的姐姐直接回到米国去,却没想到,也被抓到这个地方来了。

     第四个人他同样是认识的,只是这位是个长相温婉的大美女,这位大美女,也不是普通人,她同样是国际最有名的杀手组织“死神来了”的华夏区验货人。

     所谓验货人说白了就是,杀手组织接到委托,发布任务,最后这个任务目标到底有没有被杀手干掉,这个验货人就是验证结果的。

     顾惜朝之所以认识这位叫韩佳人的杀手组织验货人,是因为在一名退休的欧洲政要因为私事来访时,却被谋杀了,当时他调查这个案子时,顺藤摸瓜,才怀疑上了这个女人的身份。

     可再怎么怀疑也没用,因为“死神来了”这个杀手组织的验货人和杀人者从来不是一个人,验货人从来不亲自下手去杀人,他们只是事后的知情者,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根本无法对他们的行为进行制裁。

     被绑在椅子上的这四个人,包括白子卿,弗兰克,看到他的出现,都有些讶异。

     作为好兄弟,白子卿并没有给他提供任何的暗示,就说明白子卿对对方绑架他们的目的同样不清楚。

     而现场除了这四个绑在椅子上,被封口的人之外,大厅中并无其他人,只有那个与他一起进来戴着硅皮面一具拿着枪的男人。

     那个男人进来后,又打量了一番绑在椅子上的这四个人,最后走到最边的那位大美女韩佳人身边,看到这女人竟然用尖利的指甲在割断绳子。

     当即一枪直接砸在了韩佳人的头上,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这力气很大,韩佳人原本还不算凌乱的头发上很快就冒出鲜血来,头也不由自主地歪到了一边。

     不过这女人也硬气,竟然哼都没哼一声。

     虽然大厅中现在只有拿枪的男人这一个人,以顾惜朝的身手也可以动手,但他却没有动,因为他不知道,在这个别墅中是否还藏有这人的同伙。而这人将他们这些人都招到这个别墅中,到底想干什么。

     对韩佳人的受伤,他同样无动于衷。

     这个拿枪的男人看了看韩佳人,却俯身帮这个女人解开了绑手的绳子,然后示意顾惜朝做到第五张椅子上,然后命令韩佳人道:“把他给我绑上,封口。”

     顾惜朝顺从地坐下,没有反抗。

     这个韩佳人虽然头上还流着血,脸色有些惨白,看了顾惜朝一眼,只好顺从地弯下腰拿起放在旁边的绳子将顾惜朝给捆绑在第五张椅子上。

     又撕下一片胶布来,将他的嘴堵上。

     韩佳人做完这一切后,拿枪的男人再次将她给绑了起来,并顺便检查了一下其他人的绳索,以及身上是否有可疑的东西。

     再次检查完毕后,这个拿枪的男人却撕开了所有人口中的胶布,看这样子,顾惜朝终于明白,这人是要逼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