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娇妻二十四 > 219,猝见
最快更新闪婚娇妻二十四 !

    “我们且拭目以待。”

     “可如果像你所说的那样,那不是意味着那些漏网之鱼能够想个法子触犯法律躲到看守所中去,那么,薛亮也同样会选择这个理由进去,这样一来,警方根本就不用专门费劲法子去抓薛亮,薛亮自己就会自投罗网?

     而我们更不用费尽心力去追查薛亮的下落,只要对最近进入看守所的人员进行很详细的排查,没准就能找出薛亮和那些漏网之鱼来?”叶红鱼眼珠子一转,马上想到了这个问题的关键。

     “这种几率发生的可能性很大。而且薛亮如果要在看守所杀人,自然也不会留下很明显的蛛丝马迹来,这个人可能要比我们想象要胆大冷酷。”

     “嗯,就算我们猜想薛亮可能在看守所内杀人,可这只是一个猜想如果我们不能识破他的杀人手法,自然也无法为其定罪,如果只是将对方当做嫌疑人,我相信,T省警方马上就会面临一个强势律师团的围剿。”

     律师这个职业真是让人爱恨交加的一个职业,特别对警方来说,更别说这个薛亮本身就出身于律师世家,他本身又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律师,完全知道怎么尽最大限度地钻法律的空子。

     就算所有人都知道人是他杀的,但没有证据也是白搭。

     当然,法律也不是万能的,顾惜朝现在之所以能够纵容薛亮下手,也是觉得那些人死有余辜,更是要让薛亮将背后所掩藏的那些人都给逼出来。

     接下来的两天,T省又发生了两起枪杀案,一起是在一个很私密的别墅内,另一起,是一个犯罪分子在被移交到看守所的途中,被狙击枪枪杀了。

     事后证明,这两起枪杀案凶手所有的子弹和枪支极有可能是同一把,这无形中也证明了顾叶二人的猜测。

     第一人且不说,第二个人正是自作聪明地打算躲到看守所中,身处警方的保护下,来躲过惩罚者的惩罚。

     谁知薛亮在这种情况下,还真继续追杀不休,仍然将那人给枪杀了。

     一时之间,不管是T省还是W市的警方系统压力山大,虽然大多数民众对这些事情不是很关注,但因为死的人比较多,有几人又是在大庭广众下被枪杀的。

     现在媒体就像是闻着腥味的鱼,这等事情怎么都逃过他们的法眼,不仅如此,这等题材本就是能够引起广大人民群众眼球的最佳题材。

     一时之间,关于这些枪杀案,出现了许多捕风捉影的版本。

     警方被搞的焦头烂额,但警方系统也不全是草包,他们也有许多情报来源,最后,警方将凶手也锁定在了一个范围。

     但对T省警方来说,传说中的惩罚者组织是一个非官方国际组织,想要跟对方对话,让对方先停止杀人,也是需要一个沟通的桥梁的。

     这个时候,顾惜朝觉得终于该到他出场的时候了。

     与此同时,为了给舆论一个交代,警方专门针对这一连串的枪击案件,更根据从顾惜朝手中得到的第一手资料,召开新闻发布会,并顺便公布了,凶手可能是属于国际惩罚者组织的一员,此人极有可能具有华裔身份。

     另外,警方同时呼吁那些,与贩卖器官有关的那些人尽快向警方投案自首,警方会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并保证他们能得到公正安全的审判,如果他们置若罔闻,一切后果自负。

     警方这个新闻发布会的召开,首度公布了这些人之所以被枪杀的原因,一时之间,舆论大哗。

     众人的注意力已经从被枪杀本身转移到了为何被枪杀,这些人真的参与贩卖器官了吗?

     大多数群众自认为都是善良正直偶尔有点小自私的好人,那些被枪杀的人所做的事情,在他们看来,那根本就不是人做的。

     现在虽然有一部分人认为惩罚者在华夏这么肆无忌惮的杀人是对方法律的践踏,可大多数人却认为,惩罚者就是那种古代那种行侠仗义的侠士,那些人死了就死了,甚至有些人还偷偷地希望,警方不要将杀人的人给抓起来。

     还有一些人甚至在网上留言,寻求惩罚者组织的联络方式,声称可以当爆料的线人,让社会上更多的丑恶得到惩治。

     至于特别年轻地十几岁的小屁孩们,有些则觉得惩罚者一个人能杀那么多人,甚至在警方的眼皮底下都能够杀人,没有被这更酷的事情了。

     新闻发布会的举行,很好地转移了注意力,让T省的警方不由地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们这一段时间,纯粹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呀。

     就算原本对顾惜朝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顾问不以为然的人,这时也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差距,人家面都没露一下,就查到了他们死活查不到的东西,这就是差距呀。

     案子到了这个程度,叶红鱼不得不承认,薛亮这个人有当杀手的天分,他杀了这么多人,但每次都计划都很详尽,不知道薛亮是从哪里得到的那个名单。

     就算他们确定有人寻求警方保护,但T省每天各种大小不一的刑事案子不少,根本无法确定那些人是与贩卖器官有关的。

     顾惜朝排查起来,也很费功夫。

     而薛亮就算知道人是他杀的,但却一时半刻找不到对方的藏身之处。

     在这样一座大城市中,流动人口那么多,薛亮的伪装易容技巧好像也不错,想要抓住他很难。

     特别是这男人本来就留着一点长发,面容也不是五大三粗的,就先前,他们从电视上看到的那个成功人士被枪杀的画面。

     事后,顾惜朝从子弹飞来的方向,进行了排查,又从警方那里获得了案发后的第一手资料,最后终于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疑似凶手的人在一处街道隐蔽的摄像头下一闪而过。

     这个疑似凶手的人一声女装,脸上的妆比较浓,踩着高跟鞋,配上他不错的底子,看起来还真的有几分身姿妖娆的美女模样。

     可使用颅骨比对技术后却发现,这人极有可能就是薛亮。

     “如果我们能得到薛亮手中那份刺杀名单,最起码可以来个钓鱼战术。”叶红鱼正在排查这几日,因为触犯法律进入拘留所和看守所的一些相关人员的资料以及一些简单的口供,看的她头昏脑涨。

     她相信,如果这些人为了用小的罪行逃脱大的罪行,那一定也是经过缜密安排的,根本不是通过这些似是而非的资料所能查出来的。

     所以,想要找出一个人可能是贩卖器官组织的一员,还真不容易,如果能确定一条大鱼,警方事先经过缜密的安排,没准真能将薛亮给钓出来。

     “顾顾问,虽说我们现在没有证据可以钓鱼,但我们既然确定这个凶手就是薛亮,是不是可以下发通缉令了?”

     T省警方负责此次枪杀的专案组副组长,今年也只有二十七岁,和顾惜朝年龄相仿,但两人的级别却相差的多。

     过往也侦办过几个不错的案子,家中更是有些背景的,此次被塞到专案组来,就是他的家人知道顾惜朝此次作为顾问在这个专案组中,这个案子告破的几率很大,完全可以让他沾光立功。

     所以,这个副组长也年轻气盛,觉得自己不会比顾惜朝差上太多,当即开口道。

     “我们没有任何直接证据为对方定罪,就贸然下发通缉令是不可行的,我们必须先要将这个人找到。”

     专案组组长三十多岁,也是一员干将,他也希望早点将这个案子破掉,好歹能回家好好睡一觉,但却知道,但却明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要是就这么贸然下发通缉令,因为这个薛亮是华裔,还容易引起外交纠纷。

     “不管怎么说,这个薛亮回到国内,手边也许还有一些隐秘的关系网,我们可以从这一方面来查——”叶红鱼刚说完这一句后,突然住嘴了。

     因为她刚才对薛亮关系网的排查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她的生父叶柏成。

     从资料上显示,薛亮的父亲和她的生父叶柏成曾经是M国某名校的同班同学,两人的关系很好。

     几年前,薛亮回国后甚至还有和叶柏成见面的资料。

     虽说X市是叶家的大本营,可叶家的企业这些年后面有顾家的影子,摊子本来就铺的很开,包括T省都有叶家的许多投资。

     虽说惩罚者先前也找过叶家的茬,但因为顾惜朝和她去了飞洲,最后查清楚,叶家跟那个小镇的屠杀案并无多大关系,那些小镇镇民并没有死,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骗局。

     按理说,叶柏成这个便宜亲爹,应该不会和薛亮这个惩罚者发生关系,应该是自己多想了。

     但就在此时,她手中的电话响了,说曹操曹操就到。

     她刚看到这个没有相认的便宜爹的资料,对方马上就打来了电话。

     踌躇了片刻,她还是接起了电话。

     “叶小姐吗?我现在在T省,视察这边分公司的业务,听说你和顾先生也在T省,方便一起吃个饭吗?”电话对面传出带着几分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叶红鱼握着电话迟迟没有出声,她当初让顾惜朝做了手脚,换取了叶家人验证身份的DNA报告,她不知道叶柏成这个便宜亲爹拿到检验报告后,是怎样一副神情。

     事后,她就再没有和叶家人打过交道,倒是她结婚的时候,顾惜朝仍邀请了叶柏成,并未对方发了参加自个婚礼的邀请函。

     她不知道,叶柏成相信那份报告了没,是不是还另外对她做过调查。

     但作为一名心理学家,她知道,在许多人身上,亲人之间因为相同的血缘总是存在着一份莫名的吸引力。

     不知叶柏成是否还对她的身份存着一份疑问,要不然,她已经嫁人了,按照一般人的称呼,叶柏成应该称呼她为顾少夫人,而不是叶小姐。

     还有,他既然知道她与顾惜朝在一起,当初关于惩罚者的那件事情,也是顾惜朝帮了大忙,按理来说,他更应该给顾惜朝打电话做出邀请才是,为何偏偏打给的人是她,除非他认为,他们之间的关系更为亲近。

     对这个亲生父亲,以及她那神秘的亲生母亲,她心中还有很多疑问,但想到久久没有消息的养父,她原本到了嘴边想要拒绝的话,还是转了一个圈:“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明天晚上,孟氏国际大酒店十层的旋转餐厅牡丹厅。”叶柏成好像怕她拒绝时,马上就说出了答案。

     “好,我们会准时到。”

     接下来一天多的排查工作证明,薛亮暂时还没有现身在警方的眼皮底下。倒是这一排查,排查出了几个隐藏的通缉犯。

     让专案组从另一方面也算立了点功劳。

     顾惜朝对见叶柏成这个便宜岳父,抱持这无可无不可的态度,认不认亲,看自家老婆的心思。

     只是顾叶两人都没有想到,他们再见到叶柏成时,还在对方的身边发现了一个他们这几日一直在找一个人。

     那就是薛亮。

     薛亮是以世交世侄的身份待在叶柏成身边的。

     听说薛亮与叶柏成今天偶遇后,叶柏成认出这个是自己好友的儿子,对方好不容易回一趟国,他这个当叔叔的怎么也要招待一下。

     而且顾叶二人都是小辈,应该不会太过介意的,当下拉着薛亮和顾叶二人一起用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