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娇妻二十四 > 220,就擒
最快更新闪婚娇妻二十四 !

    这一见面,就算顾叶二人都是能稳得住的带着几分城府的人,心中也满是狐疑。

     他们相信,绝不会像叶柏成所说的那样,薛亮这么碰巧地出现了。

     他们更不相信,在这个风声鹤唳的时期,薛亮会平白无故地接近叶柏成。

     到底为什么?

     当然,叶柏成的底子早就被顾惜朝查的底朝天,叶家的正当生意都做不完,绝对不会沾染贩卖器官这种生意。

     薛亮陪在他身边,应该不是想要杀他。

     见面后短短的几秒钟内,双方心中都各怀心思,倒是叶柏成从叶红鱼一进包厢之后,他的目光就不由自主地落到了她的身上。

     再看到她的精神很好,人也和初次见面时同样的神采飞扬,他的心不由自主地就放下了几分。

     尽管他拿到的DNA报告证明了他们两人并不是亲生父女关系,可说他是移情作用还是怎么的,他总觉得她应该就是自己的女儿。

     特别是,他事后也派人将她的资料调查过一番,但却发现有些资料明显有篡改的痕迹,不但有篡改的痕迹,有的甚至都加密了,没有一定级别根本看不到那些资料。

     这一方面固然可以看做是顾家动的手脚,因为她嫁进顾家那种家庭,家族自然要对自己的成员进行相应的保护,资料加密并不足为凭。

     但这样一来,他的怀疑反而加大了,既然顾家能把她从小到大所有的体检资料都掉,那么,依照顾家的能力,对DNA检验报告进行造假完全有这么能力。

     特别是,她如果不想认她这个亲生父亲的前提下。

     她是不想让他的存在打扰她现在的生活吗?还是另有原因?

     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关注她各方面的信息,叶家的信息网络虽然不是特别强悍的那种,可还是会得到一些零星碎片信息。

     这一次,他到T省视察分公司,得知他们夫妻二人也在T省,忍不住还是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他甚至都做好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可没想到,她还是应允了,也许,她和她的母亲一样,都是外表冷漠,心底慈软之人。

     在叶柏成打量叶红鱼时,叶红鱼还是不由自主地多打量了几眼对方,叶柏成比起上次见过时,又显得消瘦了一些,不知是他最近生活工作压力太大,还是怎么的,头发的鬓角已经有了白发。

     但见到她后,精神状况还不错。

     倒是顾惜朝从进包厢之后,会不动声色地观察薛亮的一言一行。

     尽管顾叶两人已经知道许多关于薛亮的资料,可在这种情形下,他们还是当做陌生人一般,相互握手问好。

     薛亮这个人,见到真人后,发现资料上对其介绍并没有多少夸大的地方,他的确是一个第一次见面就让人觉得受过良好教育的社会精英。

     这从叶柏成不见外的态度上就看得出来,像叶柏成这种人,自然还是喜欢那些优秀上进的小青年。

     他身边看了薛亮几眼,又盯着叶红鱼看了几眼。

     顾惜朝几乎不用脑子想,都能拼凑出他心中的想法,大概是觉得,如果叶红鱼没有嫁给他的话,薛亮也是一个很好的丈夫人选。

     “你们年轻人要多在一起交流交流,薛亮这孩子,基本上每次回国后,都会来拜访我,在我的心中,他跟我的子侄也是差不了什么的。”

     “叶伯父太客气了,我们薛家虽然在国外,也曾得到伯父的帮助,三十年前那场官司,差点让我们薛家一蹶不振,还是伯父适时提供帮助,这度过这一关,家父一直吩咐我们小辈,做人要懂得感恩。”

     薛亮很客气地微笑道。

     叶红鱼和顾惜朝又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一个眼色,从目前状况来看,叶柏成和薛亮的关系要比他们原本以为的更要亲密一些。

     “这都是老黄历了,说这些做什么,且不说我和薛兄的情分本就不错,更别说,我们叶氏这些年也曾得到了你们家族在法务方面的帮助,早就扯平了。”叶柏成摆摆手道。

     “不知薛先生这次到国内来有何公干?”叶红鱼终于率先开口了。

     以薛亮的智商,难道不知道,他一旦成为警方锁定的嫌疑人,自然会排查他的各种社会关系,他和叶柏成如此高调的见面,到底是为了什么?

     “清明节到了,不是应该扫墓吗?”言下之意是说,虽然他现在在国外,但是对华夏的有些节日还是很重视的,特别是华人自古以来就有很强的祖宗情结。

     清明节本来就是为死去的亲人上坟,寄托哀思的。

     “哦,为何人扫墓?”顾惜朝抬了抬眼皮,也慢条斯理地道。

     “当然是那些该死的人。”薛亮很淡定,好像根本不在乎什么。

     叶柏成也是老狐狸,他怎么听着这话越来越不对劲了呢,可一个有可能是自己的女婿,另一个是自己的世交之子,这两个年轻人都是很优秀的,难不成以前还有什么过节?

     于是开口打圆场道:“孟氏酒店的饭菜一直不错,阿朝你也是孟氏的股东,应该在董事会上对餐饮部提出奖励。

     阿亮,你在国外可能少能吃到如此正宗的中餐吧,尝尝味道,真的很不错。”

     就在这时,顾惜朝身上的移动电话震动起来,他拿出来一看,上面有一条短信息:“顾顾问,我们马上到,别让薛亮跑了。”

     这是专案组的组长发来的信息。

     顾惜朝看完这个信息后,没有左顾右盼,看警察藏在那里,不过,薛亮既然这么光明正大的露面,被警察盯上是迟早的事情,他一点都不意外。

     当然,这个提醒信息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让他在警察到来之前,最好能够控制场面,像薛亮这种杀起人来不眨眼的人,现在又是在餐厅这种公众场合,如果对方身上带着枪支能器具。

     看到警察后,狗急跳墙,劫持人质,那么,将会给抓捕行动带来很大的麻烦。

     而顾惜朝作为专案组的一员,竟然跟凶手坐在一起吃饭,就算顾家势大,事后,也要上交一份文字材料,证明他没有泄露专案组的办案机密。

     与公与私,顾惜朝都必须要在抓捕薛亮的过程中做出贡献。

     顾惜朝看完信息,神情不变,可他的心思仍然在琢磨,薛亮主动露面到底想做什么。

     在这里吃饭遇到薛亮是一个意外,叶红鱼也没有轻举妄动,在顾惜朝没有做出任何决断之前,她只是平静地用餐。

     并不时承受叶柏成略带几分关爱的目光。

     可惜,这样的时光很短暂。

     就在叶红鱼觉得自己吃的大概有三分饱时,包厢外边传来喧嚣声。

     顾惜朝在听到骚动声的那一刻,第一时间,抬眼,目光锁住了薛亮。

     如果薛亮的确要劫持人质的话,叶柏成就是现成人选。

     可薛亮似乎没有这个打算仍慢条斯理,餐桌礼仪很好地用着桌面上的饭菜。

     哐地一下,包厢门的被推开了,然后专案组的那些警员还有几名特警在组长的带领下,手持枪支鱼贯而入,门边还站着脸色苍白的餐厅经理和服务员。

     与此同时,他还听到了空中有飞机的引擎声,可见这次,警方为了抓人,还是做了大量的准备,连飞机都出动了。

     不仅如此,包厢外安排的狙击手红外瞄准点就大喇喇地停留在薛亮的脑壳上,只要薛亮在这个时候,轻举妄动,说不定狙击手就会马上动手。

     包厢里四人除了叶柏成之外,其他三人神情都很淡定,包括薛亮在内。

     “这是怎么了?”叶柏成还是忍不住出声,目光却第一时间投到了薛亮身上。

     叶柏成知道顾惜朝和叶红鱼的身份,知道一般情况下,警方不会找他们麻烦的,那么,警方要针对的对象只剩下了薛亮。

     “顾顾问,这个人我们要带走。”专案组组长也多少知道顾惜朝的背景和身份,语调很客气。

     “请便。”

     这时,薛亮却举起双手开口了:“请问这位警官,你有什么理由拒捕我,罪名是什么?”

     “薛先生,很抱歉,我们只是先请你回去协助调查。这是协助调查书,按照法律,任何人在华夏的土地上,都有配合警务人员进行问询的义务。”当然这个问询的义务不是无限期的,只有四十八小时。

     如果四十八小时后,还无法确定犯罪嫌疑人的罪行,对方就可以被保释,要是在其他一些案件上,警方通常不是没有协助调查书就先行行动,可薛亮是个什么角色,警方必须要在程序上做的无懈可击。

     薛亮闻言,目光在协助调查说明书上扫了一眼,然后原本斯文的脸突然露出一个带着几分邪性的微笑道:“我很乐意配合。”

     “很抱歉,我们要对你进行搜身行为。”

     警方不确定薛亮身上到底有没有武器,为了保险起见,这搜身是必须的。

     从头到尾,薛亮都很配合。叶红鱼一直盯着薛亮的一举一动,试图侧写出这个男人此刻的心理状态,可很遗憾,她几乎看不出对方此刻在想什么。

     就这么乖乖地束手就擒了,绝不是这个男人的风格。

     那么,他束手就擒的动机是什么?叶柏成更是一头雾水,他看到薛亮要被带走,而顾叶两人深情又这么平淡,也不好在这个时候开口。

     能做的是,等警方将人带走之后,他要马上打个电话给老朋友。

     不过,在薛亮被带走之前,那专案组长还是很客气地道:“顾顾问,叶先生,麻烦你们三位跟我们去警局做个笔录。”

     这是正常程序。

     顾叶二人作为警局的顾问都懂得。

     叶柏成虽然满头雾水,这时还是给自己的律师打了一个电话,让对方发动人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也知道,在自己和顾惜朝夫妻在场的情景下,警方不会吃饱了故意抓人,而阿亮这小子,作为一个律师,更不应该知法犯法才是呀。

     但因为他是知名人士,要考虑到社会印象,警方带走薛亮时,并没有将他一起带走,而是让他随后驾车到警局来做笔录。

     饶是这样,以讹传讹,叶氏的股价还是受这个新闻的影响,有了波动。

     “顾先生,少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三人坐着叶柏成的车去警局,叶柏成不由自主地发问。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关于薛亮是惩罚者的事情,这种事情自然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叶柏成见状,也知道从顾叶二人口中问不出什么,倒是他打给老朋友的电话,老朋友挺清楚来龙去脉之后,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最后只是道:“没事的,他们会处理的。”

     到了警局,顾叶二人纯粹就是走了一个过场,做了一个简单的笔录。

     因为薛亮的事情本就是顾惜朝查出来的,这些警察也知道顾惜朝不可能和薛亮勾结在一起。

     但问题是,人抓回来了,怎么审才是重点问题。

     “顾顾问,你也是我们专案组的一员,给个主意吧!”专案组副组长有些烦躁地在顾叶二人面前走来走去。

     他们警方现在还是没有掌握便于定罪的直接证据,没法审也是一个问题,更别说薛亮这种人,心理素质很强悍,一般的审讯手段估计在他的身上会没用。

     “比起现在想审问手段来,我倒想知道,薛亮现在到底被关押在哪,他是不是已经动手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