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深空彼岸 > 第二十二章 与死亡擦肩
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王煊放下纸张泛黄的体术秘本,拿起一块先秦时期的金色竹简。
     它只有八厘米长,非常沉重,不像是竹子,温润如玉,这是加入探险组织时青木送的。
     按照赵清菡所说,数十上百年来,旧土总共就挖出四份金色竹简,其中有两份被各方争抢,已经分散。
     王煊估摸着,一份完整的金色竹简应该有数十块,想要集全的话难度实在太大了。
     他看着上面的刻图,人首蛇身的生物栩栩如生,但却难明其意,目前样本太少,参悟不透。
     他将竹简放在一边,在旧术这条路上,需要慢慢积累,没必要开始就盯着先秦奇物。
     清晨,王煊去练方士的根法,再有两天就要去上班了,他很珍惜眼下的安谧生活。
     当他满身汗水的回来,再次看到书桌上的金身秘本后,王煊不自禁地走了过去。
     经过仔细观察与辨识,他确信泛黄的经书是古物,并不是做旧的,只是书中的记载太坑人。
     最终,他还是没忍住,洗漱完毕后,他换了一张特殊的电话卡,密线联系探险组织的青木,向他请教。
     青木听到他大致的描述后,顿时大笑起来,道:“古人都有个毛病,喜欢夸大,什么几百年上千年,全是水分,不过是为了彰显这本体术的不凡,你听听就算了。等一等,我想起来了,金身这种体术似乎很有名气,最早出现在北宋时期,具体细节我记得不太清楚。”
     王煊听到后有些佩服,青木连这本经文的来历都知道一些,练旧术有成的人果然不一般。
     “这部体术你可以去练,但记住千万别迷信它,不说后面,仅练成前面七八层就需要几百年,骗谁呢?试想如果真如经文所述,原作者哪里去了,他是北宋时期的人,他要是练成十三层的话,岂不是活到现在?可是后世好像有人发现了他的坟墓。”
     ……
     王煊放下电话后,心情复杂。
     原本,他还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如果金身体术有那么几许可信的话,旧术路的尽头未必没有新天地!
     结果青木的话直接让他明白古人有多么的不靠谱。
     “金身体术的原作者我记住你了,还有周明轩我也记住你了!”
     不久后,王煊出门,前往新星的同学明天就要横渡星河而去,而林教授与他们乘坐同一艘星际飞船回去。
     分别之际,他自然要去再看望下林教授,提前送行,明天他是无法接近那艘飞船的。
     林教授头发花白,身体微胖,但气色还算不错,脸上有红光,笑声中气十足。
     “你也别抱怨,古人有时候就是如此,喜欢夸大,但金身这种体术确实不简单,传闻练成后刀枪不入。开创者名为周云空,是个传奇人物,一身皮肉比最好的盔甲都厉害很多倍,活到一百五十多岁,最后老死在蜀山中。明朝时,盗墓贼光顾了他的墓穴,让他留下的秘本金身术得以重见天日,这个人还是很厉害的,在野史中都有记载。”
     王煊无言,一个活了一百五十几岁的人,怎么就研究出了练成需要耗时数千年上万年的体术?
     他一阵感叹,古人中也有不少大忽悠。
     不过,周云空居然被盗墓贼光顾,被盗墓了,也确实有点惨。
     王煊对林教授钦佩不已,当真是博才多学,将金身术原作者的根底都挖出来了,比青木知道的还多。
     “你可千万别小觑金身这种体术,它能让周云空活一百五十多岁,本身就说明问题。另外,据传盗墓贼将他挖出来时,其身体还没有彻底腐烂,竟然比铁石都坚硬,铁剑都砍不动,要知道那时他都死去两三百年了。”
     王煊心中起了波澜,颇为期待!
     在这个时代,一把热武器就能消灭旧术领域中的高手,如果能将金身术练成,生命直接就变硬了。
     “周云空,周明轩,都姓周,前者该不会是周家的祖上吧?”
     但很快王煊又摇了摇头,没那么巧的事,再者如果是祖传之物,周明轩也不可能送人。
     “这册秘本看纸张也就两百多年的历史,估计应该是后人复录下来的,我研读后,觉得应该是真经。”
     林教授自从无法实战后,改为理论研究,以及考据各种旧术古法等,他眼光毒辣,判断精准。
     王煊叹道:“今天这册秘本给我很大的触动,既然它这么夸大,其他旧术经文是否也这样?”
     这是他请教林教授的根本原因所在,周明轩送的这本秘籍扰乱了王煊的心绪。
     关于旧术的传说,还可信吗?比如先秦方士等,他们留下的法与路,该不会也被无限夸大了吧?
     林教授摇头,道:“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像金身术这样夸大的只是个例,只有极少数经文才会如此,主要是与当时的历史环境有关。比如那个时代,连官邸战报都如此,一次战役,斩首与俘虏不过数百人,可最后硬是写成破敌数万,尸横遍野。官方都如此,可想而知,民间野史等如何了。”
     王煊听的无言,怎么感觉练旧术必须要懂很多才行?除却要去翻道藏外,难道还得要去多读一些历史?
     林教授补充:“关于先秦方士的实力等,经过新星一些生命研究所的检验,才得出最终的结论。”
     财阀、研究机构等曾在旧土挖出过先秦时期少数几具方士的尸体,曾经化验、解析,结论可信。
     “所以,你不要怀疑旧术当年的璀璨,想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信心很重要。”
     王煊顿时严肃起来,道:“我着相了,落了下乘,我原本是因为感兴趣才加入旧术实验班,后来则是想不断探索下去。”
     在旧术这个领域,他从未迷信,起初想沿着前人的足迹向前,最终他要以自身去验证这条路。
     林教授有些感触,道:“如今科技文明璀璨,对于练旧术的人来说,时刻都能够感受到无边的巨大压力。”
     王煊点头,但心中的信念却更坚定了,如果走到路的尽头,旧术没有了路,那么他希望自身能有所作为!
     ……
     晚间,王煊在住所研究体术,参悟根法,最后下楼来到小区林地外,迎着月光开始采气、内养。
     他放空自我,心中无比的明净,柔和与洁白的月光填满心灵,此时的他内外通透,感知超强。
     突然,王煊觉得额头似乎发紧,发胀,仿佛要被什么尖锐的利器刺穿了,他毛骨悚然,内心惊悸,下意识的侧移身体,完全凭本能高速动作着。
     哧!
     一声轻响,他感觉太阳穴发热,一道可怕的气流擦着耳畔飞过,一些发丝断落,发出焦糊的气味儿。
     嗖!
     下一刻,王煊像是敏捷的猎豹,没入小区密集的树林中。
     这是一个老旧小区,昔日栽种的树木经过几十年的生长,都早已是参天大树,特别的繁茂,瞬间遮去王煊的身影。
     现在的王煊,双目像是两柄利剑般锋锐,在林中冷冷地注视着某一个方向,同时他的心脏在剧烈跳动。
     就在刚才,他被枪击了!
     死亡与他只相隔了一指远,如果他没有提前侧移身体,那么头颅就被击穿了,必死无疑!
     在那一刻,他感受到子弹飞过所带来的可怕气流波动,耳畔有强劲的风,擦着他的太阳穴过去,发丝断落下很多根。
     是谁?敢这样在居民区动枪,简直是肆无忌惮,超出了正常人的想象!
     旧土对枪支的管控一向很严格,对于普通公民来说,从不担心被莫名枪击的问题,治安一向很好。
     可是现在,王煊却亲身经历生死危机,遇到这样一起极其严重的恶性事件,有人要杀他,没有任何顾忌,跑到居民区中动手,实在令人发指!
     对方的枪装了消音器,没有惊动旁人,王煊在寂静中寻找敌人。
     他没有冲出去,他不知道暗中来了多少人,究竟有几把枪,他猛然将自己的上衣脱下,抖手扔出了林外。
     砰!砰!砰!
     一刹那,他听到三道轻微的声响,飘落的上衣瞬间出现三个弹孔,狙击手实力惊人,应变速度超快,枪法准的吓人。
     王煊脸色很冷,最少有三名实力不凡的枪手,就在小区的围栏外,等待射杀他的机会。
     甚至,他已经判断出三名枪手的位置。
     但是他没有出去,而是没入树林深处,躲在树后。
     因为暗中不知道是否还有人未发动,他不想在这个月夜成为别人的靶子。
     在这一刻,他心头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金身术。
     如果将这种体术练成,他必然不在乎暗中是否还有其他人,会直接反击,在星月下猎杀敌人。
     王煊很冷静,没有贸然行动。
     他换上一张特殊的电话卡,联系青木,简短而迅速的说明情况。
     “你做的对,手中没有热武器,找掩体躲起来,一会儿有专业人士去处理,我也过去,给你送一些装备。”
     青木放下电话后,脸色冰冷无比,连他都觉得,那些人肆无忌惮,这可是旧土的一座大城市,居然发生这种恶性枪击事件。
     如果是在野外探险,某些大组织、财阀相遇,可能会为了争夺宝藏而大打出手,但有一点他们必须遵守,绝不能在城市中开火,不能涉及到普通公民。
     不然的话,整个社会都会出大乱子。
     这是一种默契,更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所有组织与机构都在遵守,少有人敢闹出风波。
     不然的话,国家会教育那些组织与机构如何做人,旧土虽然败落了,但是某些底线从来都在。
     王煊攀上一棵大树,静静地思索,究竟是谁要杀他?
     他刚离开校园,就遇上这种事。
     他想到近期的一些人与事,将那些与他有关的人与势力都过了一遍,眼中冷冽光芒闪烁。
     首先,他加入探险组织,昨日去青城山行动,不知道是否留下什么线索,招来某些人的杀意。
     这当中涉及到的势力有周家、凌家、吴家,涉及到的个人则有探险组织的金川。
     王煊将昨晚初次遇到的吴茵也列入个人当中。
     除了这些人与势力,他将时间向更远的过去追溯,周云曾与他有过纠葛。
     而周云的父亲周明轩更是相当厉害的人物。
     另外,更远的话,王煊想到有人想将他按在旧土,不让他去新星的事,虽然这次不至于有关联,但他还是过了一遍。
     王煊杀气腾腾,他在猜测与推演,这些人与势力究竟是哪一个敢冒天下大不讳在城中居民区开枪杀人?
     究竟是谁,这么狠辣,肆无忌惮的下死手,要除掉他?!
     如果他死去,是否会有人无声无息的抹平痕迹,不惊动外界,不引起任何波澜?出手的人与势力似乎底气很足!
     ————
     感谢:名字不要太长差不多就行了、天府微尘。
     谢谢上面两位盟主的支持。
     同时也感谢所有收藏、投票的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