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 856二更
最快更新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

    将姐夫胸口扎了洞还逍遥法外的令国公府,主要是,是他们家还有个不讲道理的大灾星,外人不知道,她身为房夫人的妹妹却知道,根本不是令国公府铲除异己,是忠国夫人不讲道理的杀人。

     三姨母丝毫不敢与出了个杀星的令国公府撞上,唯恐忠国夫人与自己一般见识。

     房家与项家早已闹僵,房甜儿自然不会上赶着与项家人说话,拉住三姨母就要走,突然想到刚刚与三姨母说过的话,又站定,放开姨母的手,转身回去,礼貌问礼:“甜儿见过世子夫人,刚刚是我两人无礼言行无状,还请世子夫人不要告诉第三人。”

     三姨母猛然想起自己说了什么,腿已经开始抖了,大姐家与项家有仇,她刚才的话是不是被对方抓了把柄,怎么办,怎么办,她……

     项心慈回头,这个称呼——她喜欢,因为喜欢,所以回头:“叫我。”

     房甜儿神色僵硬:“还请世子夫人不要说出去。”项家的女眷她基本都认识,唯一没见过的便是世子夫人。

     项心慈浅浅一笑:“你认错人了。”虽然她很喜欢。

     房甜儿愣了一下,认错人了?“对不起,我……”

     “无碍。”她的确有那个风范坐那个位置。

     房甜儿顿时有些尴尬,认错了吗?那她是谁?项家的远亲,不可能,若是远亲,不会用项家的家徽出去:“还请夫人不要……”

     项心慈温柔如风:“我没有听见。”小姑娘真可爱,‘世子夫人’。

     项心慈心情不错的转过头。

     房甜儿本应松口气,可不知道为什么跟更加紧张了,她真没听见还是已经想好了回去怎么治房家的罪名。

     三姨母急忙拉着外甥女走,她可什么都没说。

     房甜儿被拽着走了几步,突然回头看向刚刚的方向。

     三姨母催命似的要跑,赶紧走回去告诉她姐姐,谨防项家恶人先告状。

     房甜儿想到她是谁了,项家除了世子夫人她没有见过,还有一个人没有见过忠国夫人。

     那人是忠国夫人!?房甜儿被姨母推着往前走,整个人怔怔的,是忠国夫人吗,伤了她父亲的人,伤了朝廷命官还能堂而皇之出门的人!

     房甜儿心里骤然升起一股怨气,就是她仗着长相迷惑去了先帝,如今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忠国夫人。

     她凭什么,为后不任、为女作恶,却还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就凭一张脸长的好看吗!

     房甜儿握紧手里的丝怕,那人极有可能是她们家的仇人,她还冲着自己的笑,她自己做了什么是不是早忘了,根本没有在乎过!

     房甜儿却不敢上去质问,甚至连质问的事情都极有可能说不明白,她父母都退让的人物,她也只是听了一点的事件,在这件明明与自己有关的事情里,其实她也一无所知。

     进宫,就能有这么多好处吗?

     林无竞随着房小姐被推院,收回了阴鸷的目光。

     “明西洛上哪里去了,让他在半山腰等现在还没有上来吗,白白错失了见到他未来娘子的机会,没福气,多漂亮的小姑娘。”

     林无竞看眼夫人,房间的小姐,这样的人得宠了七小姐能有什么好下场。

     “看我做什么。”项心慈突然笑道:“好看吗?刚才的秀女。”

     林无竞移开目光,紫刹瀑布很好看。

     项心慈嗔他一:“好看就好看,又不是不让你们说。”项心慈抬步向上走去:“我想着过两天给狄路送个美人过去,到底在外辛劳身边要有个人伺候,就是回来的时候不用带回来了。”

     林无竞说什么,没得说。

     “你听见没有。”

     “嗯,狄大人的事,夫人做主便是。”

     “那你说刚才的小姑娘好看吗?”

     “……”

     “很没意思耶,模样是人家自己长的,好看难看还不能说实话了,到底好不好看?”

     林无竞向下看一眼,脚下铺的野花也别具一格,踩上去刚刚好:“也不知道皇上是不是被落山下了。”

     焦耳噗嗤一笑。

     秦姑姑也忍不住笑了:“好看,奴婢觉得好看。”

     “你觉得好看有什么用,要有人觉得好看才行。”项心慈笑着看林无竞一眼,继续往前走。

     另一边,房夫人听完女儿的话顿时从座位上起身:“大家先聊,我去去就来。”

     “你可快点,下一局猜香马上开始了。”

     房夫人将女儿带到一旁:“你确定?”

     “女儿确定,女儿没有见过她,但是她梳着妇人髻,却说不是世子夫人,能将项家家徽当绣品一样随意穿在身上,定然是有那样穿的资格。”寻常子弟谁敢将族徽那样亵渎:“只能是她……”

     房夫人还是不放心:“长的好看?”

     房甜儿目光黯然了一瞬:“好看。”她一直觉得自己有傲视的资本,刚刚一见不得不说她有魅惑君主的资本,她虽没见识过先皇的性情如何乖戾,但想来一个有不治之症又备受宠爱的皇子是什么性格,可她却成了唯一不曾殉葬的皇后。

     房夫人看眼女儿的神色,便觉得是了,因为忠国夫人当真好看,如果不是当今圣上不爱美色,不定发生什么难堪的事了:“你赶紧去通知你的哥哥妹妹,让他们立即离开。”谁知道对方会不会无辜发难。

     “娘,为什么走的是我们,忠国夫人孝期未满三年却私自外出,德行有亏的是她。”

     房夫人何尝不知,不想报夫君的仇,不想给她告到御前,如果可以他们恨不得让忠国夫人和项家名誉扫地。

     但现在根本不会成功:“先皇尸骨未寒,别说她只是外出,就是做出更过分的事,都动不了她。”刺杀朝廷命官,她不一个寒毛都没有伤到:“她还失了皇子,养育着先皇的帝安殿下,皇上不会不顾念兄弟之情,所以我们现在动不了她,你让你妹妹们先避一避,赶紧去,一个都不准留下知道吗。”天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事无缘无故波及到他们,莫名让人抓了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