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灰塔的黎明 > 第七百二十五章 暂退
最快更新灰塔的黎明 !

    起司所说的事情,就是去追查那片怪异玻璃之后的人和组织。这本来不是他当前最急迫的事情,甚至在老者面前提起也只是为了转移对方的注意力以求活命。

     但此时此刻,他需要力量,这股力量必须来自万法之城内部,而且它还必须足够强大,至少单靠妖精研究所的力量,不够。因此摆在起司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他立刻通过怀内特夫人向上联系通灵学派,说服他们对生命学派施压,迫使后者放弃对手头的这些妖精的掌控权。

     这样做乍听起来没有多少成功的可能,毕竟生命学派作为正三角三个学派中的顶点学派,理应是对通灵和塑能两个边角学派具有一定的话语权的,位于边角的学派没有理由去挑战它们的上峰。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已经有人打响了第一枪,那就是塑能学派。薇娅那一系的生命能量研究已经触碰到了生命学派的底线,现在生命和塑能之间恐怕已经处于一种极度紧张且微妙的关系之中。学派战争倒是不太会打响,但暗地里的攻防也不会少。

     想必以生命学派的立场来说,塑能学派最后要么交出薇娅他们一干法师,让他们加入生命学派,要么也要交出他们的,尸体。这是没法退让的立场之争,塑能学派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在这种争端中尽可能为自己争取利益。

     那么,如果此时与生命学派对抗的不止是塑能一派呢?如果通灵学派也加入到这场争端之中呢?以这两派的能力,有没有可能让顶点学派屈服,乃至,退却?

     或许吧。起司并不清楚这座城市里这样的斗争会以何种方式收场,他知道的是,这种方法可能可行,只是来不及。从他透露这个消息,到对方从怀疑到接受,再到消化与做出决策,进而提出入局的要求并展开行动。这一系列的发展中本身就有不确定性,而且绝不可能在短短几天之内完成。

     因此这第一条路,可能是最安全的,不会有那么多的曲折,但并不符合他现在的核心诉求。故而起司只能走第二条路,从生命学派的内部获得支持,要求他们不要和妖精们展开战斗,并停止他们的实验。

     而他能想到的争取对象,就是那名躲在学派最深处的老者,只要他发话,想来不会有人有意见。可问题是,对方为什么要帮助起司,以妖精们目前的战力,灰袍自己都不认为他们有机会能逃出生命学派,即使其中有极少数成功,和绝大多数相比也算不得胜利。

     这主要还是因为施法者这一群体的微妙特性,当一群施法者因为一个目标而同时发力时,他们能造成的影响将不同于士兵的聚合。因此学派是个能很高效的动员自身力量的法师组织,阿塔和她所团结的妖精们不清楚这一点。

     一旦战斗真的打响,他们就会发现自己面对的根本不是士兵,而是一整台近乎无所不能的破敌机器,那台机器所能做到的,可不只是上阵杀敌。因此别说是他们,就算是让起司自己率领妖精挑战一个学派,他也不会持太乐观的态度。

     当然,起司有这种想法也是因为他并不知道逃出来的妖精都是谁,以及他们有什么本领。妖精们那些因为穿越世界而带来的不讲道理的特质,有的时候可以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这场战斗真的展开的时候,他们肯定会让自负的法师们感到惊喜和意外。

     但那也正是起司正在竭力阻止的事情,法师用妖精作为实验对象,这无疑是非常糟糕的行为,且恐怕不会得到原谅。可以此为开端而让事态更加严重乃至引发一场狂猎?对他这个局外人来说,孰轻孰重一眼便知。

     这也是为何他没有在离开生命学派之前尝试去见一次阿塔的原因。他的决定是出于自己局外人的立场来做出的,换做他是阿塔,有一群异形用人类做实验,那他恐怕也会和女剑士一样加入抵抗的势力。

     起司清楚这件事,他清楚他的立场,阿塔的立场,法师的立场,正是因为他清楚,他才更加明白自己立场里解决问题的方式可能不是另外两者想要的结果,但那是他能看到的影响最小的结果。所以他要让它实现,这很自私,也很傲慢,可他不会因此而动摇。

     个体能做的事在关乎到复数个体乃至复数群体之中时是很有限的,他早就知道这个道理。如今他已不需要谁来倾诉,如今的起司承认自己的有限,并努力的发挥这份有限,以期望它能让整个事件发展的轨道朝着他所期望的方向偏离,哪怕只是偏离一点也好。

     于是在夜色的掩护之下,灰袍离开了草坪和灌木拥簇着的生命学派,重新回到了万法之城的山路上。没有了满眼的绿色,看着有些光秃的山体,他反倒有种轻松的感觉。可能他这种荒原里来的人,就不适合生机盎然的环境吧。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跟着起司离开生命学派范围的,还有剑七。凯拉斯自是留下去保证阿塔的安全,不过听猫妖精的口风,他似乎也不是很想直接在阿塔面前现身。

     原因无他,凯拉斯知道自己现在是没法改变阿塔的想法的,他加入女剑士的阵营,只会让这场没什么胜算的战斗更快成型。与其如此,不如暂时观望。

     “你先去一趟妖精研究所,我等下写点东西给怀内特夫人,你要确保它到她手上。之后,你可以去旅店先休息一下,我有了眉目会通知你。”起司轻声说道,接着看了看四周,指向了前方不远处的一座房子。

     “我们去那里借一些纸笔。”

     那房子应该是某种接待处,多半是供那些需要向生命学派传递公文但又不想进入那片人工庭院的人准备的。

     平时可能会存放一些不是那么紧急的信件,待晚上时看管者再将它们一起带回学派。现在虽是夜晚,但区区一道房门肯定拦不住灰袍和寻剑者,他们要进入其中轻而易举。

     至于明天早上会不会有人发现,反正起司他们只需要一张纸和一支笔,除非他们每天都要计数屋内的纸张数量,否则很难会有人注意到昨晚的访客。

     这就导致当剑七用随身携带的细小铁钩打开门锁时,屋子里那两只闪烁着猩红光芒的眼睛显得格外突兀。